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German Wine Academy-D2 葡萄园的时差

 

提到德国雷司令脑子里会想到什么?蜂蜜、桃子、杏、果酱、甜、高酸度。无论是什么,反正不会是不甜。在法兰克福一家米其林一星餐厅吃晚饭时,打开酒单,干型占了绝对主导,甜型被单列出来放在酒单最后。在德国不适合配餐的甜型已经渐渐不流行了,而在海外市场,甜型占绝对主导。

葡萄酒市场间是有时差的。有时差就会有Jetleg,德国雷司令的Jetleg是德国以外市场不把干型雷司令当回事儿。于是就有了以推广干型酒为己任的VDP。德国是个相当诡异的市场,一年消费20亿升葡萄酒,德国本国酿造15亿升,但德国一年还出口4亿升,不过其中只有1亿升是德国葡萄酒,3亿升是借道德国的其他国家葡萄酒。做完加减法德国一年需要进口9亿葡萄酒来满足市场需求。于是,德国就成了全球最大的葡萄酒进口国。而全世界最大的葡萄酒展会ProWein也就这么诞生了。出产本就不够,出口的意愿也不强,甜型酒虽然在德国国内日渐式微,但不断开发出来的海外市场消化了这部分酒。除Mosel不合适外,其他产区都可以顺利酿出优质干型葡萄酒,在德国,干型已经是现在时了。

葡萄酒世界里的时差并不只存在于德国雷司令,仔细说来应该遍布葡萄酒世界的所有角落。信息不对称、信息传递的时间差是造成时差的原因。澳洲霞多丽是另一个例子。酿酒师在做的、在谈论的是现代派的清脆霞多丽、市场的认知的澳洲霞多丽是甜美成熟带有木桶、书上的霞多丽是100%Malo、大量新木桶、果味成熟的版本。酒评家们已经把澳洲的现代派霞多丽视为葡萄酒世界。酿酒师,国内市场,海外市场,书上构成了时差的几个级别。

互联网的时代的降临让时差变短了。曾经,书本是知识的唯一来源,而在完稿后发生的一切书上将不会记载,对于大部头,如果幸运的话5年会有一个新版,对于稍小众一些的,写完的时候就可能是绝唱了。有些过时是常有的。从这个角度上看信息不对称是不好的,但是,这也意味着有性价比的未来之星可以在一段时间里处于比较合理的价格区间,这是葡萄酒世界里“唯一”的性价比所在。不过热门如勃艮第,信息传递上速度惊人,未来之星早早就会被发掘,如果质量稳定,价格就可以平步青云涨起来。

以上这些时差都还存在于优质酒处于信息传递的领域。而日常餐酒以及决策缓慢的领域里同样有时差。欧洲在长时间的减除葡萄园面积策略后,最近终于转到了增加葡萄园面积的方向。主要原因在于新世界日趋激烈的竞争,旧世界的酿酒巨头们需要低价葡萄的供应,因此需要开辟可以同新世界竞争的工业化葡萄园。对新世界竞争不敏感、欧洲浓郁的官僚主义导致了这个时差。欧洲便宜酒的Jetleg看似要被治愈了,但别忘记欧洲大陆葡萄酒的供应一直以来供过于求,这才刚刚进入平衡期?增加葡萄园面积带来后果的Jetleg恐怕不远了。

German Wine Academy-D3 黑皮诺的画派

German Wine Academy-D1 年轻就是最好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