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German Wine Academy-D1 年轻就是最好的时代

 法兰克福机场 

法兰克福机场 

 

机场集合后的第一件事情—车道上喝一杯!German Wine Academy以及Wurttemberg的葡萄酒旅程就这样开始了。

这是一个由北欧、荷兰、丹麦、英国以及亚洲的葡萄酒教育者者组成的访问团。粗看起来,我大概是年纪最轻的一个,只有来自芬兰,带有一半泰国血统的Tanja比我小个一两岁,在大学读餐饮管理的学位,她已经在一个餐饮学校里教授葡萄酒相关课程了。除她外,团里的都是叔叔阿姨级别。虽然大家都做葡萄酒教育,但在上海葡萄酒教育以行业从业人员和爱好者为主。而北欧的葡萄酒教育工作者们的主要服务对象是餐饮从业人员。那丹麦举例(500晚人口,乐高是丹麦最大的公司),全国有10家左右的餐饮学校,规模较小的学校一年有200人左右的毕业生。以培养厨师和服务员为主。

中国的葡萄酒行业还很年轻,从业者们也都还年轻,因而是主要的培训对象。而中国的葡萄酒依然是小众饮品,餐厅里还没开始大面积消费葡萄酒。所以餐饮的从业人员来的并不太多。北欧市场看起来如此地不一样。

做为年轻市场,中国还没经受过任何磨砺。两年前开始的“限制公款”消费大砥是中国经历过最大的困难。但困境其实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两年之后。市场又都恢复了,当然此间,相当多依靠关系的酒商被清扫出场。

拿宝岛台湾做对比,89、90是第一波的葡萄酒热潮。台湾的海归们建立了第一批的葡萄酒公司,他们当然会进口自己想要喝的葡萄酒,比如,勃艮第。毫无疑问,这股浪潮没能持续。几年后,消费者的数量开始增加,另一波浪潮开始兴起。但是,金融危机来了。2000年的台湾市场开始逐渐迈入鼎盛时期。在市场最好的时候,台湾的法国食品协会Spoexa拥有6个雇员。市场预算是跟随着市场的成长性走,不再成长、稳定下来,市场预算也就开始逐渐减少、趋于稳定了。中国大陆市场逐渐开始崛起,市场预算就开始逐渐流到大陆来。现在法国食品协会Sopexa在台湾全职只雇1个人。起起伏伏,高高低低,这么多年后,市场才趋于稳定。

10年前,中国市场像救世主一样登场。资源像潮水一样涌入,品酒会、课程、产区游,一夜之间大家都被宠坏了。当中国市场的快速增长停滞后,the next big thing变成了俄罗斯、印度、非洲。市场依然在增长,我们面对的是13一的人口,3000亿带开发的白酒市场。最好时代就是当下。

 早上的美因河

早上的美因河

German Wine Academy-D2 葡萄园的时差

叫错名字也惹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