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叫错名字也惹祸

有两家同样叫做Taylor的酒庄,当这两家酒庄还在为了名字诉诸法律时,他们中国的代理商却是同一家,相当和谐。Taylor's一家是葡萄牙酿造波特酒1692年就建厂,最古老的波特酒庄之一。另一家则是澳洲Clare Valley创立于1969年的优质酒庄,名为Taylors。在澳洲、中国以外的市场,澳洲Taylors都被迫改了名字,谁让百年老字号的波特酒庄抢了先呢!

在改名这件事情上,最“过分“的当属香槟。现在已经没有香槟产区以外使用香槟法 酿造的起泡酒了,那叫传统法。从公元855就名为Champagne的瑞士小镇,已经不能在酒标上用Champagne字眼了。还有眼前最常见的是明明是香槟色的iPhone不能叫香槟色,只能叫土豪金。为了保护香槟这个名字,香槟产区协会CIVC已经成功让其人都叫不成香槟了。

旧世界里这些成名已久的产区同样在保护自己的名字,比如Port。在美国同欧盟签订贸易协定后,美国那些曾经称呼自己为Port的葡萄酒酒,在出口欧洲时再也不能叫Port了。那叫什么呢?Quady酒庄一不做二不休,把名字改成了Starboard。这庄主也是够冷的,在航海学术语里,左舷叫Port,右舷叫Starboard,不能叫左舷,那就改名右舷吧!

为何这些产区会对名字如此在意?70年代是葡萄酒行业发展的黄金年代,酿造工艺进步了、欧洲前往世界各地的移民带来了饮用葡萄酒的习惯、经济发展良好、Fine Wine的文化在世界各地都在酝酿着。时间倒退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新世界国家喝更多的加强酒,而借用旧世界成名酒的名讳也是常见现象。那个年代有数不清的葡萄酒名叫chablis,有些使用雷司令酿的,甚至有些甜的都能叫自己Chablis。名字保护这样看来就显得格外重要了。尤其是香槟这样现象级的葡萄酒。

新世界偶尔也会对峙一把,智利一家酒庄和美国加州的一个产区同样名叫Santa Rita,一个是 Vina Santa Rita,另一个是Santa Rita Hills AVA。这次,酒庄赢了。据说双方代表在加州阳光下享用了一顿户外的午饭后,愉快地决定,美国加州产区更名为Sta. Rita Hills AVA。当然也可能是Sta. Rita Hills AVA酒庄们意识到了对簿公堂后会带来的沉重的法律成本。

两个酒庄间也偶尔闹闹不和,同时位于加州纳帕谷Stags Leap District AVA产区的Stags' Leap Winery和Stag's Leap Wine Cellars也曾为了Stags Leap这个名字闹过矛盾,二者后来愉快地决定了单引号’的所在位置,再一起酿了款酒。好基友,一辈子!

German Wine Academy-D1 年轻就是最好的时代

橡木桶尺寸大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