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用故事讲述葡萄酒

前写个天同一朋友喝酒,我们暂且称其为L君,曾经的媒体人,现在准备成为餐饮业“巨子”的餐饮人。喝着酒、聊着天说到了葡萄酒写作,L君说这辈子最欣赏的葡萄酒作家是个姓黄的台湾作家。只看过为数不多的几篇,却印象尤为深刻。我说中文世界里葡萄酒写得好的人着实不多,文字有灵性的也几乎都是台湾,但印象里似乎没有人姓黄。于是L君开始开始回述黄生的几篇文章。

总共三个故事:


黄生住在加拿大的一个小镇,最近的买酒的地方距离住处也有50公里。有次黄生开车去买酒,买了四瓶。黄生把酒放后排,盖上了块厚毛巾,以避免酒瓶移动。开车回家路上,过了段颠簸的路段,“喀嚓”,有酒碎了。黄生的心情自然万分焦虑,但他没有回头看,既然都已经碎了,经历了一番心里挣扎后,他决定和自己玩一个盲品的游戏,让回家的旅程变得有意思、时间容易过一些。碎了几瓶?碎了哪几瓶?通过车厢里弥漫的酒味来盲品。究竟会是哪瓶呢?到家后黄生才到后排查碎了哪瓶,当然黄生盲品对了答案。


黄生这辈子喝过最好的葡萄酒是一个小酒庄、一个60年代的葡萄酒,就只喝过一次。但在台湾一个酒局上说到这瓶酒的时候,却没什么人知道。有次去法国旅行,在一个小镇里意外又找到了一瓶这个酒庄50年代的葡萄酒。这叫一个激动!但开瓶后,酒的表现却让人非常失望,文章最后,黄生喝着让人失望的这瓶酒缅怀60这辈子喝过最好的葡萄酒。


葡萄酒盲品的局里特别容易杠上。黄生的盲品局里杠上的是个葡萄酒作家和个富豪。这是个云集葡萄酒达人的局,每人带一瓶酒来盲品。到了葡萄酒作家和富豪时,富豪说你要能盲品出这瓶酒是什么我把女儿嫁给你!于是一场盲品的较量就这么开始了。不仅仅只有酒桌上的葡萄酒、参与酒局里的各位、还有赌注。最后葡萄酒作家真就在全场的注视下盲品出了富豪的葡萄酒!而最后富豪嫁没嫁女儿就不得而知了。

葡萄酒的风味、口感不应该是枯燥地平铺直叙,融入故事性、有起有伏才可以让人记住。盲品是葡萄酒世界里最好玩、最玩不腻的游戏,对盲品的描写考验的是写作的功力。融入情节,将枯燥的知识放到情节里是被L君欣赏的葡萄酒写作。仅仅是听个短短的回述也能感受到黄生文字的魅力。如果能看到原文该有多好?黄生何许人也?L君没能回忆起黄生的全名,而他在电脑里的几篇文章的存档也随着时间找不到了。小小缺憾。

读书笔记-Arne Ronold MW, The Problem of Premox, TONG No°11-上篇

【春季日剧】Liquid~鬼之酒奇迹酿酒人 第二话 理想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