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品种革命&产区的魅力

以品种命名葡萄酒是过去20年里发生在葡萄酒世界影响力最大的事件,堪比一场革命,而这场革命背后的推手是新世界的葡萄酒。旧世界的葡萄酒以产地命名,比如勃艮第就是个地名,用中国茶做比较,这就像龙井,提到龙井大家就知道这是产自杭州的绿茶,仅仅龙井二字就涵盖了产地、品种、制作工艺等信息。勃艮第这个地名里就已经涵盖了产地、品种、种植酿造方式等信息。

当新世界国家开始大面积酿酒时,使用葡萄品种命名葡萄酒的方法开始出现,那些曾经不为人所知的新兴葡萄酒产区通过这样的方法“曲线救国”,取代“产区”间接达到了传递信息的作用。时至今日,旧世界葡萄酒也开始大面积采用品种命名方式,特别是需要同新世界直接竞争的葡萄酒,比如南法的葡萄酒、勃艮第的大区级、波尔多的大区酒等等。

葡萄品种的这场革命改变了葡萄酒世界的一切,让曾经无比复杂的葡萄酒简化成了两个手数的过来的几个葡萄品种,买酒的时候也方便许多,大部分的教育比如WSET也按照品种来罗列。好处不用多说,所有的葡萄酒书籍里都会或多或少提到,但坏处呢?

虽然使用同一个品种酿造,但喝到两种完全不同葡萄酒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同样来自澳洲的两款霞多丽,Yarra Valley和Magaret River很可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格。Yarra Valley通常清瘦而带有矿物风味。而Magaret River则往往成熟甜美,带有明显的木桶痕迹。产区决定了二者的不同。

当品种成为主要的辨识工具时,潮流的力量变得格外强大,Chardonnay流行的时候全世界人都在喝Chardonnay,这没什么不好,但全世界人都在酿造Chardonnay,都在酿造同样风格的Charodnnay就是件不好玩的事情了。曾经有股风潮叫ABC,Any Thing But Chardonnay就是因为全世界都在酿造肥厚甜腻风格的Chardonnay,而消费者开始说不,一夜间大家都开始喝长相思了。就像股市的泡沫一样,ABC是葡萄酒世界里的泡沫,当泡沫破裂时,股市蒸发掉了财富,而葡萄酒世界里,大量的葡萄藤只能被拔除。种植霞多丽的澳洲酒农就经历过这样的黑历史。

现在流行的葡萄品种掐指算来除了雷司令是德国的、歌海娜算西班牙的(这两个品种法国种植也不少),剩下的赤霞珠、梅洛、黑皮诺、希拉、霞多丽、长相思都是法国品种。他们组成了一个名为Noble Grape的小群体。对比这个小群体与剩下的品种颇有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感觉。一个新兴产区开始种植葡萄酿酒时,最早种植下去的都是这些Noble Grape。对这些品种的研究是最多的,所谓的市场接受度是最高的,这是酒庄选择它们的主要原因。比如中国的宁夏就是这么个新兴产区,赤霞珠和霞多丽是绝对的王者。成熟季不够长,赤霞珠常常无法在正常情况下完全成熟。光照太强烈,酿出高质的霞多丽相当有挑战。为什么不大胆种植、酿造更为适合的品种呢?中国同样是个新兴市场,“新”品种在中国并不会被消费者抗拒。Noble Grape隐隐成了一个邪恶的小团体,散发着磨灭酒庄勇气的邪恶力量。

品种革命最坏的影响是让葡萄酒世界变得只有一个期待、变得无趣,无论是ABC还是中国的宁夏。无趣是最坏的结果。葡萄酒世界显然是有门槛的,葡萄品种的革命降低了门槛的高度,葡萄酒变得更简单,变得工业化,变得无趣。产区是复杂的,但一定的复杂度才是趣味所在。推广葡萄酒降低门槛高度是一个方式,而吸引更多消费者跨过本来也就不高的门槛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新西兰葡萄酒旅游指南

Viognier = 围殴你,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