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Liquid~鬼之酒奇迹酿酒人】第一话-恶鬼归来

这是一个关于牺牲一切实现毕生追求、中年危机寻找方向、找到人生梦想的励志故事,以清酒为主题,舒缓画面,背景音乐尤其出色。

卡司

==

相乐修一/伊藤英明:『雪乙女』相乐酒造的三代传人,在银行高层的权利斗争里落败,母亲癌症去世。父亲于5年前过世后酒坊一直由母亲打理,经营不善、长期亏损、银行贷款无力偿还。婚姻失败,同妻子分居。因为不希望看到酒坊消失而决定继承家族生意。

鹫尾勇作/津川雅彦:外号为恶鬼的传奇酿酒师,因身体原因退休,主理酒坊的35年里29次拿到全国鉴赏会金奖。受过专业培训,自学酿造、发酵学理论,将其期引入清酒。同加贺龙的老当家共同一扫昭和时代陈腐的清酒,将其从买醉而喝的清酒打造成了为了风味和香醇而品美酒。为了酿酒冷酷无情,儿子25自杀,即便儿子死的那天也没停止酿酒。

轰胜久/渡边一庆:鹫尾勇作曾经供职的『加贺龙』轰酒造第七代传人,被称为“眼睛长在头上,小肚鸡肠”。

国重五郎/石桥莲司:米农,哈瓦那雪茄爱好者,在金沢深山里种植清酒米种石川门。石川门因为米心容易碎,因此不适合酿造最高级别的纯米大吟酿。

相乐直木/柄本佑:『雪乙女』相乐酒造新入职工匠,修一的表弟,木讷、结巴,找不到工作,父亲也是清酒工匠。有一手泡茶的手艺。

铃原洋次/甲本雅裕:『雪乙女』相乐酒造新入职工匠,无家可归的流浪汉,鹫尾评价:“走过鬼门关的人内心必定足够强大”。

清水真衣加/关惠美:『雪乙女』相乐酒造新入职工匠,从顶级餐厅辞职的侍酒师,带着拜鹫尾为师的想法来应聘。鹫尾评价:“应该能懂酒的味道”。

田岛直太朗/深水元基:『雪乙女』相乐酒造新入职工匠,被开除的日餐厅厨师,高中时期的小混混。鹫尾评价:“做员工餐的”。

谷田干二/大高洋夫:『雪乙女』相乐酒造前酿酒师,后转任工匠。

“没有以前酒母的味道”

鹫尾勇作决定接手雪乙女酿酒师职位,来到酒坊时说的话。

踏进酒厂的那一瞬间你就可以判断酒的味道了。也许有点武断,但的确是这样的,酒厂里飘着的味道往往可以在酒里得到印证。一层不染、洁净如新的酒厂,酒里往往洋溢着干净、明亮的水果风味。看起来陈旧、似乎盖着一层灰的酒厂,酒里往往带有鲜咸savoury风味。如果酒厂里味道不好闻,那麻烦就大了。

酵母是单细胞生物,可以存活在酒厂的任何地方,发酵的木桶里、房梁上、水里、空气里。这些酵母无时不刻都在影响着酒厂里的酒。

规模较大的酒厂,稳定、品控是第一准则,酒厂干净堪比实验室,酒厂里发生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在酒厂里飘荡的酵母越少越好,所以需要天天清洁、不断打扫。所有的风味都来自酿酒师添加进葡萄酒里的酵母。

规模稍小一些的,追求特点成为主要的追求,采用野生酵母很常见。酵母菌广泛生活于潮湿且富含糖分的物体表层, 例如果皮表层。采收完的葡萄只要经过得当的处理自然就可以开始发酵。此外也有酒厂只使用在酒厂里存活的酵母,所有进入酒厂的葡萄都会经过处理——煮过,来杀死所有附着在葡萄皮表面的酵母。酵母是风味的主要来源,不同酵母诞生不同的味道,酒厂里飘逸着酵母自然一进门酒可以闻到。

当然酵母也不全都是好的,Brettanomyces(缩写为Brett)是一种比较有争议的酵母,会给葡萄酒带来马厩、动物的味道。酒庄不洁净让Brettanomyces得以寄存在酒庄,新世界往往视其为一种缺陷,而旧世界Brett则被视为复杂度的一种。类似这样的酵母还有其他种种,数量多了,会在酒庄里闻到,最后进入到了葡萄酒酒里。

酒庄干干净净没啥问题,酒庄香气四溢当然不错,酒庄里充满各种怪风味情况就不太妙了。

关于新西兰长相思Sauvignon Blanc为什么流行的讨论

论评论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