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葡萄酒原住民

葡萄酒市场市场进入低谷已有两年之久,未来何去何从?

在数字数字世界里存在一个新的概念:数字移民与数字原住民(Digital Natives& Digital Immigrant)。数字原住民,指的是那些出生在数字世界里的一代,伴随着WIFI、触屏、Iphone一起成长的一代,比如现在的00后。数字移民指的是那些长大后才经历这些事件的一代。提出这个概念的作者Marc Prensky在他缩写的《born digital》,指出,“被数字革命引发的最持久的改变,不是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算法研究,而是数字时代出生者和非数字时代出生者之间的代际鸿沟。”

比如触屏的普及就是一场数字移民赢下来的战役。在第一代Iphone刚发布时,黑莓还拥有相当的市场份额。还指望依靠实体键盘来攻城略地,但这么多年过去后,黑莓显然成了市场小众,实体键盘比虚拟键盘出色的讨论也越来越少。

这样的理论也可以放在葡萄酒世界里,葡萄酒世界拥有移民,也有原住民。我们显然是移民,但同样还是00后,再具体些是经济发达地区的00后,他们完全可以成为是葡萄酒世界的原住民。在他们开始接触酒精饮料时,葡萄酒就已经做为市场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存在,而当他们开始进入葡萄酒消费的高峰年纪(30岁+)以后,葡萄酒市场将迎来全盛时期。

按照这个理论看,葡萄酒市场迎来全盛年代,首先需要经济达标,其次需要诞生新一代的葡萄酒原住民,待到原住民们开始需要喝酒,葡萄酒的全盛年代酒到来了。

葡萄酒代沟反映在市场上出现了一系列我们熟悉的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现象,比如红葡萄酒的消费比例过高,葡萄酒难以融入中餐宴请等等。这些看似难以解决的问题,在葡萄酒世界的原住民面前完全不成问题。

这个理论也可以用在日本市场上。在日本显然葡萄酒世界的移民们赢得了战役。葡萄酒世界的原住民早早就诞生了,在强大的日本文化面前他们更是本土文化的原住民。葡萄酒始终处于比较尴尬的位置,虽然一直都是很“好”的市场,但一直都不是个“大”的市场。

所有的从业人员都想降低葡萄酒的门槛,希望把葡萄酒变地更容易,借此发展更多的消费人群。但也许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点点耐心,等待一代人的出现,等待葡萄酒世界原住民的到来。

一部往20楼爬升的电梯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在跑步的、有在做俯卧的,还有在睡觉的,到了20楼,有个问他们是如何上来的,有回答跑步上来的、做俯卧撑上来的、睡觉上来的。而实际上,大家都是做电梯上来的。


在去年的9月份写了上面这个部分,虽然看起来观点很新但缺乏证据,一篇纯粹的主观YY。要证明葡萄酒需要时代的转化才可能找到未来市场不容易,但证明白酒尽力时代的转化将会彻底失势则不难。看看身边的人,看看小一辈的人。对酒精饮料的消费高峰在与30~45岁,当现在的小一辈30岁的时候,变天的年代就来临了。

现代霞多丽Contemporary Chardonnay-下

现代霞多丽Contemporary Chardonnay-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