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现代霞多丽Contemporary Chardonnay-上

葡萄酒也是个存在fashion的行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有谁能一直站在巅峰。长辈与晚辈间、Generation间喜好的变迁是一股伟大的力量,就像你不想过父辈的生活,你不会想喝父辈喝的酒。雪莉酒从销售额峰值跌落到谷底之花了10年。从每家餐厅必备到无人问津仅仅只需要10年而已!

白葡萄酒世界在全球化的年代里先流行过霞多丽。种植在较热的产区,使用大量的橡木桶,完全的苹果酸乳酸发酵,酿出拥有成熟热带水果风味,木桶影响显著的creamy风格。这样的风格也只流行了10年。虽然这样的霞多丽没有像雪莉酒一样经历巨大的衰退,但ABC(Anything But Chardonnay)的口号说明了一些深刻的问题。于是清爽、优雅开始流行,比如Pinot Grigio,比如Sauvignon Blanc。肥腻的反面,都挺瘦的,没有肉缺乏真正的风味。这股风潮也渐渐式微。接替他们的会是谁呢?现代霞多丽有可能是答案。

澳洲这是这场现代霞多丽运动里的执牛耳者。这可能是葡萄酒世界里未来10年最激动人心的变革。首先顶级的勃艮第白葡萄酒终于有了能相媲美的对手。因为勃艮第的高premox概率,顶级的澳洲霞多丽甚至在陈年潜力上更胜一筹。夏布利也不只在夏布利有了,凉爽气候里的新世界霞多丽拥有同夏布利一样清爽、一样的矿物感。当然果味稍成熟一些,而稳定性要远高于夏布利。

不仅如此这还是一场自上而下,覆盖全价格区间的革命。果味是被着重强调的,矿物风味是酿酒师极力追求的,而来自于成熟浓郁水果的酒体是优质现代霞多丽所共有的。老牌霞多丽的肥,是大家诟病的地方、Pinot Grigio和长相思缺味道,是大家诟病的地方,这下可好,两个都结合下有力量又有肉。入门酒款同样可以拥有这些特质。

如果要说诟病现代霞多丽的话,先驱们过于推进极限可能是一点,比如加州的Sandhi。而为了有酸度还要有风味,对于采摘时间点的把握需要格外精准,Yarra Valley Oakridge的酿酒师David Bicknell说过在葡萄园里尝好葡萄,到采摘结束是有时差的,当尝到的水果里有白花风味时,采摘葡萄酿成酒,就成了核果风味,尝到核果风味时,采摘葡萄酿成酒,就有了热带水果风味。对于最出色的现代霞多丽,采摘一定要够早,却不能太早,尝到预期的酚类成熟就需要采了。这时葡萄的味道完全没有可以酿出酒的痕迹,在不确定的情况下,算入时差就要决定采摘了。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案例不少。

当然这样的风格也不是人人都喜欢。传统派永远不会消失,但传统派的新桶开始越变越少,MLF也越来越少。现代派推进边界的功绩在与为传统派改革留下了巨大空间。现代派的酿酒师们是伟大的!

未完待续,下篇讨论现代霞多丽酿造的15个要点

葡萄酒原住民

Langton's Classification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