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弃暗投明 OR 弃明投暗

曾几何时,中国市场里只有外国籍的进口商 ,如ASC、美夏等。慢慢地、慢慢地市场上开始有了中国籍的进口商。进口商换血品牌乃常见的现象,但转换阵营,从外国籍换到中国籍则不太容易,这是弃暗投明还是弃明投暗呢?

 

美夏的Antinori转投Links与浩奈是上个时代的比较被关注的转投阵营事件。Antinori切入了曾经不曾有的经销市场,但之前de餐饮酒店渠道则萎缩了不少。从单一进口商独家进口转为多个进口商共同经销是勇敢的一步,但如果中国地区没有设立办公室来认真处理进口商、品牌间的关系,那共同经营则不太能有好结果。进口商相互竞争、力图侵占对方渠道,在开拓新渠道上大家都没有动力。这个角度上看,这次的调整并不成功。

 

换个角度,从antinori的角度出发,呆在美夏厚厚的酒单里得到的重视远远比不上来自小进口商的重视。本来应该随着中国市场的成长而攻城略地的品牌却迟迟不见起色。本来应该拥有的渠道也一直打不开局面,换个思路未必不好。虽然市场暂时变小了,不过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情,市场会回来的。

 

Mondavi转投华致是个跨时代的事件。捷成虽然拥有光辉的母公司,但葡萄酒业务一直不温不火。但毕竟还是家外国公司,享有同样的价值观、拥有相近的理念。而华致如果研究过就会发觉这是家真正的中国公司。脱胎于白酒巨头华泽集团,华泽则是从金六福一步步发展而来。Mondavi的这次跳槽为中国进口公司登上进口葡萄酒的舞台吹响了号角。华致在国内拥有数量不小的零售店,白酒积累的直销渠道也不可小觑,在电商上的探索也小有成就,Mondavi勇敢转阵营虽然失去了餐饮酒店但华致提供的想象力要大得多的多。

 

TWE的自立门户标志着新时代真正到来。酝酿已久的明谋,酒庄在中国建立办公室并不少见,但酒庄自个参与经销则少之有少。成本之高、管理之难想想便知道。但当酒庄上升为集团,所有问题迎刃而解。TWE将直接面对成千上百的中国经销商。奔富在接下来这几年的成绩单将决定大集团在中国的布局。

 

中国市场为什么这么值得折腾?这是显而易见的大市场,但确实没有任何先例的市场。小市场里一个进口商可以覆盖全部市场。大市场里,一个进口商拥有如此能力是少见的,也是目前中国市场里不存在的。美国也是大市场,但美国的酒精类饮品的法律深受禁酒令影响-进口、经销、零售各司其职,中国则不然,一个公司扮演全部角色是常见的也是必须的。这么个市场怎么玩谁也不知道。

 

其他行业投资葡萄酒开始成为常态,在上海的Pleos以家居为主业,去年开始大举投入葡萄酒行业,合作伙伴不乏行业大牛,像意大利产量第一的酿酒集团Caviro,代理品牌,但找最有实力的合作伙伴是他们的方向。深圳的天鹰通信走的是另一条路。作为上市公司,实力强了不少,天鹰投资的天富酒业打伊始想的就是创立自有品牌。熟是熟非当然尚无定论,但这肯定是中国葡萄酒最好的年代。‎

Langton's Classification二三事

雪莉酒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