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论评论餐厅

开始一个论断前加句disclaimer会让激烈的言论安全许多。那就从几句推卸责任的言论开始这篇文章吧!


据说上个世代的文化人聊文学、聊音乐,到了这个时代文化人越来越少,于是就只能聊吃喝了。可悲哉,可悲哉。但我自个也只是个只能聊吃吃喝喝的主。但只能聊吃喝不代表不能有价值观。


一直觉得点评是普罗大众泄愤的地方,一家餐厅的各种评论里可看之处寥寥,点评好吃或者不好吃而说不出所以然占大多数。期待不被满足而引发的责难常常可以看到。满足文青的所谓漂亮、服务好是餐厅得到高评分的理由。foodie们大都视点评为查地址、查号码、订位子的工具(点评真正的成功或许也正在于次)。餐厅则竭尽全力要拿到4星半的评价?为什么不是5星?期待过高的消费者对餐厅而言是灾难性的群体。


如果你依靠点评来找好餐厅的话不会有好效果的。5星的评价体系完全没法区分出传奇餐厅与平庸餐厅间的鸿沟。点评上有些个"大号",他们是靠谱的,点评餐厅评论的体系里,他们并没有更多的权重,看点评的餐厅评论判断好坏真不太牢靠。


杂志又如何呢?杂志不能说坏话,不能揭短。上海大董北方服务团队带来的京派服务文化同沪上消费者的海派需求间的差距不知道有没杂志敢放在封面上报一报。杂志不允许平庸文章的存在。没有爆点的文章等同于白写,于是乎传说里拿1万月薪过10万生活的编辑开始给餐厅安插名头。地域性也是一大软肋,杂志难以避免需要覆盖全中国的美食,在一些不熟悉的区域出点笑话也是常见现象。当杂志常常会有顾问把关工作,如潮州的弓长先生,固然他是专家中的专家,但据说他得到的体验若不是他亲自带队,恐怕是难以感受到的。


自媒体的兴起推动了一波美食评论公众号开始出现。刹那间他们成了宠儿。对于鱼龙混杂的点评,这些帐号的拥有者显然要用心许多,相对于各类杂志而言,这些大号们显然是自己掏真金、掏白银吃过了不少餐厅,文章的可读性、真实性上要好个不少。但他们的问题在哪儿呢?点评的目的在于吃完泄愤,看到点评上的好评论是让人惊喜的。杂志目的在于歌颂美食的美好,看杂志的期待也很明确-拥有深度的专题报道与有见解的专栏。而对于微信平台的公众帐号们,预期的内容与评论的立足点就让人琢磨不透了。


Street food街边小吃的是否值得评论?方向是什么?是好吃吗?好吃是很主观的,也是最弱不禁风的论点。以油条为例子,当然有做得好的,有做得不好的。不同油温炸两次可以确保脆,用新鲜的油可以确保风味,现吃现炸确保用户体验,油条里追求不了食材,追求不了匠人精神,追求不了艺术表现力,追求不了用餐体验。这只是油条而已。


评论Street Foodd的意义在于找到做事认真的人。有多少人愿意付20块吃一根完美的油条?反正我是愿意的,找到做事认真的人,找到可以把street food买到高价并且好好利用这个高价的人是我觉得评价street food的价值。


当然不会有人把street food和UV相比。但街边小吃是一篇文章,UV也是一篇文章,二者区别在哪儿?都只有一篇推送而已,很难让我不觉得对UV的评价和某一个street food旗鼓相当。对我而言,UV已经进入中国餐饮的历史,甚至亚洲餐饮的历史。未来如果有人写这方面的书籍street food当然回是一篇,某个出色的street food会被提到,一句。但UV绝对是值得写一整篇甚至一章节的。评价UV也以好吃做论断吗?当然好吃很重要,但我觉得如果有颗平常心(不告诉你,你在吃人均4K的UV的话)你不会觉得哪道菜不好吃。UV对于餐饮体验的探索,至少在中国大陆前所未有。所以UV的点远远不同于street food。


博眼球、阅读量固然很重要,(会有多少人写UV?会有多少人写大壶春?会有多少人吃UV?会有多少人吃大壶春?)但评论的出发点和终点是价值观是所有问题的基础。好吃与否是肤浅的,请让我知晓你的价值观后再尝试影响我。





【Liquid~鬼之酒奇迹酿酒人】第一话-恶鬼归来

Occidental学习小组新西兰笔记-新西兰酒庄推出副牌的Pros&C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