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NZTE Trip DAY-0 New Zealand Tasting@ 葡道

即将要启程去新西兰参加新西兰贸发局组织的新西兰之行,从没有去过新西兰,得益于新西兰政府对葡萄酒的大力推广,在上海就可以参加了不少新西兰葡萄酒的活动。而我任职顾问的WINE100葡萄酒大赛则连续三年邀请了长驻新西兰的葡萄酒大师MW Jane Skilton担任评委,13年依据Jane大师班的内容,写过一篇关于新西兰的长文“WINE100葡萄酒大师班(一):新西兰与勃艮第金丘比较”。这是我对新西兰的所有了解,不多,但也不算少的。

长相思早已是新西兰的招牌品种。对于长相思这股风潮是否会退热的讨论已经进行了许多年。但热潮从未退去的同时,新西兰卖掉了更多的长相思。新西兰人如何看待他们的长相思呢?如何保护长相思目前的市场?这算是这次行程要了解的重要议题。

在霞多丽在长相思浪潮来临之前,一直是新西兰的第一品种。在临出发的周末恰逢周末上海葡道举办新西兰品鉴会,5款白葡萄酒全部都是霞多丽,Kumeu River依旧是经典霞多丽面貌。而Felton Road的霞多丽则清瘦、优雅,俨然要同澳洲的摩登风一斗高下。新西兰会在这传统品种上有所突破吗?非常期待。

葡道的品鉴里红葡萄酒以黑皮诺为主,混杂了一款Gamay。去年Rippon的Jo也提到她们也在尝试种植Gamay。价高而难伺候的黑皮诺虽已成名,但酒庄们一定不满足与这个玻璃娃娃,不知道在红葡萄品种上他们有什么样的尝试。而黑皮诺本身,我最欣赏或者说接受的依然是Mountford酿出的优雅勃艮第风格。为什么只有他们酿出了这样的酒?什么决定了所谓的新西兰黑皮诺风格呢?

这些是出发前的一些疑问,当然还有其他的好奇,比如其他芳香型品种在新西兰表现如何?由Stony Ridge带起来的Cult风刮地如何了?希望这次行程顺利,有所得,当然最终要的——洗洗肺(*^__^*) 

记WINE100葡萄酒大师班(一):新西兰与勃艮第金丘比较

干邑里的小众、精品与品味——Tesseron太师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