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葡萄酒世界的价值观-Keep Calm and Love Cienna

Jane Skilton是个葡萄酒大师,早在27岁的年纪她就考取了葡萄酒大师的头衔。早年混在勃艮第大神Jasper Morris手下。后来移民新西兰,创办了自己的葡萄酒学校。说这么多其实我只想说一句结论:她不喜欢雷司令。

葡萄酒行业里也存在有主流价值观。同长城以内的情况极为相似。推崇主流的融入主流社会,强调自我的则被主流放逐。

喜欢雷司令,其实应该说是必须喜欢雷司令就是这么个主流价值观。雷司令拥有一流的风土表现力,葡萄园的划分也有完全的理由让人深深爱上,但雷司令为什么就是不流行呢?按我看来,雷司令不够雅俗共赏。一流的干性雷司令强调风味的清澈,在此基础上融入矿物的复杂度,融入口腔里的深度。这些个魅力不是训练有素的品酒者是绝对喝不出来的。甜型雷司令,人群里不喜甜的人本来就有,这么个甜酒什么场合喝合适?反正我的egon muller spatlese肯定不会随随便便一顿晚饭就喝掉的。综上所述,雷司令肯定就是这么个不温不火的状态,任你呼吁也不会有改变。

但你想这么个好东西,实在是好,但却一直温温不火,处于人类任何一种本性,都会尽情赞美的。时不时这种赞美就违背了我们最真实的情感。Jane不喜欢雷司令源自于它的酸度,过高的酸度对比稀薄的酒体在口腔里往往显得突兀。可想而知Jane
喜欢相应可以与酸度共存的宽厚酒体-霞多丽。Jane所有的新西兰活动里都对Kumeu River赞不绝口,Kumeu River的扛鼎之作就是他们家的霞多丽,相当Meursault的的风格。的确,为什么我必须喜欢雷司令?

我对gamay、Moscato有种特别的爱,当然我也爱雷司令,比较博爱木有办法。我不喜欢的葡萄品种大概就只有高酒精度的那些个。为什么就得一路严肃到底,爱雷司令、黑皮诺没商量呢?不同的葡萄酒适用与不同时候,我喜欢用Beaujolais  Cru配餐,尤其是有些年份的酒。我喜欢在需要喝果汁的场景里喝Moscato,比如只有青岛、absolute 和预调酒的party上,至少一瓶好的moscato值得回味,而预调酒是为了保持微熏而存在。

有个酒厂叫Brown Brothers,酒庄招牌旗舰是名为Patricia的起泡酒,在此之外,酒庄在新品种上有相当多的探索。Cienna就是这个品种,由CSIRO(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澳大利亚联邦最大的国家级科技研究机构)使用西班牙的Sumoll和赤霞珠培育出的新品种,为了澳洲的气候而定制的拥有合适的糖分酸度比例(炎热产区的问题是葡萄糖分太多,酸度不够),低PH值(对颜色萃取、保持酒的新鲜度、酿酒商都有有很大帮助),颜色好,风味也好。同样不太严肃,但好喝。


Why so serious?该喝Gamay喝Gamay,该喝Moacato喝Moacato,该喝Cienna喝Cienna,人生得意需尽欢,为了有B格而放弃欢乐没有价值!

keep-calm-and-love-cienna-2.png

新西兰整体介绍

葡萄酒产区如何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