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波尔多去哪儿了?

前一次喝波尔多酒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喝的是哪瓶酒你还记得吗?反正我是不大记得我前次 喝波尔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

从 数据上看,中国常被视为是一个波尔多酒主导的市场,但环顾四周,却不大看到身边的人在喝波尔多。追求性价比的场合里我喝智利酒,炎热的午后我们喝长相思,朋友小酌我们喝黑皮诺,酒友聚会最近流行意大利。波尔多去哪儿了? 

的确在我们目所能及的范围里,波尔多越来越少见了,但在那些个我们看不到的市场波尔多依旧是王者。在商务宴请的时候,波尔多列级庄一向是最安全的选择,在不常关注的三线市场,波尔多依旧享有良好的声誉。礼赠市场里,波尔多的仍然是不二选择。 

反观波尔多葡萄酒的历史,这可真是个历史的幸运儿!最早同葡萄酒 的姻缘并不来自种植酿造,而源自于贸易。波尔多是欧洲重要港口,北上荷兰、北欧、英国的货船都要途径波尔多。葡萄酒是当时贸易里的重要部分。既然生意这么好,为何我们不自己酿酒呢?当今闻名遐迩的梅多克当年是一片沼泽,17世纪荷兰工程师们的排水技术让梅多克成了理想的葡萄园。你能说这不叫运气吗? 

1855的分级同样充满传奇色彩。最早源于巴黎世博会的需求而委托波尔多商人按照当时的售价制定的分级。1个世纪的时间里完全默默无闻,二战结束,全球经济腾飞的年代里,GCC翻身成为市场推广的利刃。同样运气满满。 

波尔多是个商人主导的产区,对比与勃艮第、对比隆河谷显得格外鲜明。最早投资将梅多克的沼泽抽干的就是荷兰商人。酒商强势意味着波尔多有能力将波尔多酒卖往全世界。

 Charles Joseph Minard’s map of French wine exports for 1864.

Charles Joseph Minard’s map of French wine exports for 1864.

总结下波尔人的运气源于这里地理位置,因为是港口有贸易,诞生了强大的酒商,适合葡萄酒种植(整个法国完全不适合葡萄酒的地方也不太多),在酒商的推动下波尔多是出口到全世界最多的法国葡萄酒,而1855分级的诞生也源于要把法国葡萄酒介绍给外国人。于是乎就有了今天的波尔多。在中国的畅销高端源于GCC的杀伤力、低端源于波尔多百年来沉淀的名气。当然波尔多葡萄酒也面对挑战,下篇再论。

 

葡萄酒产区如何成长

一餐私房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