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澳大利亚葡萄酒大师班--顶级澳大利亚设拉子 @Beijing by JH, Corinne& Dorian

酒单如下,11款酒横跨整个澳大利亚,不同的产区,不同时代诞生的酒。诚意满满啊!

1. Tyrrell's VAT9 Hunter Shiraz, 2014

2. Tahbilk Eric Stevens Purbrick Nagambie Lakes Shiraz 2010

3. Penfolds Bin 798 RWT Barossa Valley Shiraz, 2014

4. Torbreck Runrig Barossa Valley Shiraz, 2013

5. Taylors St Andrews Single Vineyard Release Clare Valley Shiraz, 2013

6. Chapel HIll The Vicar McLaren Vale Shiraz, 2013

7. d'Arenber The Dead Arm McLaren Vale Shiraz, 2013

8. Sanguine Estate Iception Heathcote Shiraz, 2013

9. Burch Family Howard Park Scotsdale Great Southern Shiraz 2013

10. Best's Great Western Thomson Family Grampians Shiraz 2010

11. Levantine Hill Yarra Valley Syrah, 2013

最惊喜的是11,Laventine HIll的这款。 名字里的Syrah表明了酒庄想要的风格。香气上的花香很诱人,有一些完整果实发酵的痕迹。细致、优雅。余味里还有使用梗带来的苔藓风味。几乎就算是是半瓶Pinot。酿造方式很特别,有5%的Whole Bunch,而后加入除梗后挑选出来的梗。

同等惊喜的还有第一款Tyrrell's VAT 9 Hunter Shiraz, 2014很纯净。优雅、细致,单宁的质感很精彩。14年JH老先生表示这是酒庄1965年以来最好的年份。为啥呢?Hunter在秋天雨水来得很早。大部分的年份酒庄都面对采摘时间点的挑战。要么在雨水来前,成熟度不完美地时候就采收,要么就承担风险,等葡萄更熟一些。酿酒师不能在want的时间采,只能在have to的时间采。14年没有雨水,所以是Hunter少有的“好年份”。Hunter的MJT(Mean January Temperature,葡萄酒成熟的1月的平均气温)是23.6ºC,高于Yarra Valley,甚至高于McLaren Vale。但这瓶VAT 9的酒精度只有13%!炎热的Hunter酿出出了瓶优雅风格的设拉子。Hunter的特产Semillon同样也是酒精度不高酒,酸度清脆,感觉也相当凉爽气候。可见,如果选择对了葡萄品种、找到了对的酿造方式。产区的热与冷并不主导葡萄酒的风格。

Torbreck Runrig Barossa Valley Shiraz, 2013的好不用多说。深不透光的紫色,浓郁的烘烤香气,饱满、浓郁、强壮。充满力量感的美。木桶的使用非常高明。木桶带来的咖啡风味在香气上可以找到,但在口腔里,成熟的浆果风味、粘稠的质感完全把木桶隐藏住了。酿造上也很有意思。用了Viognier但并不是Co-Fermentation,而是在酿好后添加进去的。Co-Fermentation的好处是可以稳定颜色,但缺点是两个品种的成熟时间不一致。geeky的酿酒师自然不会接受把成熟度不完美的葡萄放入发酵罐里。但又想要有Viognier给香气带来的提升。JH是这样猜测的。

5-9排在Torbreck之后吃亏了。本就不是一个级别,但同样是做加法的酒,自然感觉短了一截。木桶能更少一些、藏地更巧妙一些就好了!但是,酒庄选择这样的方向,自有其原因。更广大的消费者层面,这样的风格还是拥有极好群众基础的。

Tahbilk Eric Stevens Purbrick Nagambie Lakes Shiraz 2010有一种古朴的美。Nagambie Lake的MJT是21.6ºC高于Barossa Valley的21.4ºC。但这瓶酒的酒精度也只有13%。香气很动人,有雪松木、黑橄榄、皮革风味。单宁紧密,完全没有陈年的疲态。很好喝。

Best's Great Western Thomson Family Grampians Shiraz 2010这瓶酒的11年份在12年拿到了Jimmy Watson Memorial Trophy。酒很好,有惊人的花香,但并不像Lavantine Hill这股Pinot风。Best‘s依然是根正苗红的Shiraz/Syrah。同样有陈年的风味,迷迭香、蔓越莓干等等。

JH在大师班里几次提到了他的好友已故Len Evans。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在酿造、文化交流、消费者推广层面都贡献巨大。5-9全都甜美、多汁(juicy)、毫不掩饰的木桶影响。当然,质量都很高,但有种趋同感,质量都很好是好事,但这种好是一模一样的好,所以也不是好事。Lan Evans一手创立的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评比体系是背后最大的影响因素呢!Jimmy Watson Memorial Trophy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葡萄酒评选。评选还没有正式发售的葡萄酒。一年只有一款酒可以赢得这个头衔。从来都是Shiraz和Cabernet Sauvignon争天下,但2013年第一次有Pinot赢了,Yabby LakeBlock 1 Pinot Noir 2012。2015年Pinot又赢了Home Hill WineryKelly's Reserve Pinot Noir 2014。澳大利亚Pinot的时代来了!

大师班最后我问了个问题:澳大利亚的Next Big Thing是什么?。JH的回答是带激光筛选的采摘机、更先进对葡萄酒影响更小的过滤设备、生物动力与有机+部分生物动力的理念。我期待的答案是意大利和西班牙品种的兴起与自然酒有了星星之火。不过JH的这个答案也很有料啊!无比的实用主义,生物动力法对于他们而言不是信仰,而是实验后留下管用的方法。整体氛围是如此地务实,结合上自然酒的那股艺术家气质,也许,澳大利亚会是最精彩的自然酒产国。

WSET-Q&A with Ian Dai, Senior Vendor Manager, Wine & Spirits, Amazon China

品酒笔记-Vidal , Reserve Series, Merlot Cabernet Sauvignon, Gimblett Gravel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