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木乃伊”酒

林裕森的新书-会跳舞的大象 

林裕森的新书-会跳舞的大象 

陆姓的朋友曾经是做记者的,出色的story teller讲故事的人,他给我讲过他印象最深刻的葡萄酒文章。 

文章作者住在美国某处,卖酒要跑几十公里,一次,他开了几十公里去一个心仪的店里买酒,挑了好几支。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因为颠簸,酒破了,不知道破了几瓶,也不知道破了什么。 咋办?如果停下来查看损失。心情一定大受影响,回家的路上开车都不能集中精神。如果不停下来查看的话,又心有不甘,像是有什么在挠痒痒。怎么办?作者一路往前开,一路靠着飘来的味道“盲品”到底碎了那瓶酒,还是哪几瓶酒,回家的路变成了个同自己斗争、寻求答案的路程。虽然是篇关于葡萄酒的文章,但这个作者却讲出了悬疑感。我们在葡萄酒的文字里想要的不仅仅是对事实的陈列、对风味的描述,我们想要的葡萄酒文字同我们对常规文字的要求不应该是一致的吗?有条理、有逻辑、有观点、有态度、有悬疑、有“故事”。拿破仑最喜欢的酒这不算故事。

 如果让我来推荐本葡萄酒的书,我会推荐一本林裕森的书。裕森是个奇人。机缘巧合,做了葡萄酒作家。第一本书,就被他戏称为人生里销量最高的葡萄酒书籍。花了一趟OIV环游世界的旅程才把书写成。第二本书,写的是巴黎的Bistro,吃了大半年,把书写成了。听着就奇特。

 

一直都是传说中的人物,今年去Vinitaly组织的VIA课程时和他是同学,于是就得到了同传说中人物逛酒庄、喝酒、闲扯的机会。 为什么要推荐他的书呢?听完这个故事你就知道了。 

 

我们在Amarone逛酒庄, 就聊到了Amarone的酿造方法。名为Appassimento的酿造方法是在葡萄摘下来后先进行风干,蒸发掉相当比例水分后,再用来酿酒吧。风干的过程长达2个月。裕森说他一直就不喜欢这样的酒。打了个很“形象”的比喻,这是用葡萄的“木乃伊”酿造的酒。没有新鲜度,展现出的内容不是新鲜葡萄的风味。要知道风干的方法拥有悠久的历史,希腊人民当年酿酒就已经掌握了这个方法。在无法年复一年种出高质量葡萄的年代,风干是个作弊的小捷径,提高了含糖量、浓缩了风味,最后的酒里会拥有更多的“酒感”(酒精度)于风味。

 

但在这风干的过程中,葡萄的确“死了”。不仅是风味口感上的变化,对于裕森而言这更是哲学与精神层面的。很自然,我问的下一个问题就是:“风干的酒里有哪些是你会喝的?”

 

裕森描述了两个不寻常的酒。其一是个Jura的酒庄,酒庄酿起泡酒的同时也酿造在稻草垫子上风干而后酿造的甜酒“稻草酒”。在酿起泡酒时,主要在二次发酵时候加入额外的糖和酵母。这个酒庄就直接加入稻草葡萄压榨出来的果汁,糖分、酵母都有了。虽然加入风干葡萄果汁的量并不多,但已经可以给酒留下一些风干葡萄的风味了。

没有喝过这款酒,略微觉得,这么点的添加量是不会有大影响的。于是我再追问,“完全风干葡萄酿的酒呢?”想了半天,裕森给了个答案。同样也是稀有、少见,但一点不贵的酒--西班牙马拉加用Muscat酿造的甜酒。 不同于其他的风干葡萄酒,马拉加的风干只进行几天的时间,葡萄酒里依旧以新鲜果味为主。没有变成木乃伊,依然是新鲜占主导。

在葡萄酒的世界里几乎呆了一辈子的裕森见识极广、很公正、有独特的观点、有格外平易近人的态度。葡萄酒对他来说,是个生活方式。这是真正可以阅读的葡萄酒文字。 

德国雷司令的传奇年份与过去20个年份

老藤考(一)-好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