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京,大型电商葡萄酒买手。为什么这个年代还写Blog?所有的推送只有两天生命,想要记录一些可以沉淀下来、不为了吸引点击的内容。

Penfolds家的葡萄酒-最有性价比的St Henri

 图片来自Penfolds官网

图片来自Penfolds官网

去过Penfolds一次,“酒庄“就在Adelaide市郊。车子走着、走着,就到了。同波尔多Haut Brion的感觉有点像,民房、便利店、加油站之间可以看到一片葡萄园。这块地叫Magill Estate。是奔富第一块葡萄园,开辟于1844年。原本的规模要大很多,在同地产开发的斗争中落下阵来,现在的面积只有5公顷。规模如奔富的酒庄,会拥有多个酒厂。2002年开始奔富把Grange的酿造搬回了Magill Estate。

Grange是一瓶不会有人不喜欢的葡萄酒。浓郁饱满的同时却又细致优雅。就像之说到过的足球里的技术型中锋,林裕森形容的会跳舞的大象。

但有这么一瓶酒,

Andrew Caillard MW说“两款酒彼此还会非常相似,特别是十至十五年的陈年葡萄酒。”
Neal Martin说“葡萄的果实得到了充分的表达...最好的年份就完全能够存放四十年,我就不会轻易打开一瓶十五年的酒”
历史长于Grange,成名早于Grange,在60年代拥有极高的流行度,在那个年代无论是知名度、价格、流行程度都同Grange平起平坐。
Penfolds_About_St_Henri-768x307.jpg

这就是St Henri。历史的进程里,形容这款酒的词一直在变:老式、当代、现代、激动人心。想想就觉得有意思。老式,的确St Henri一直以来的酿造都是沿用了欧洲最古老的酿酒工艺,在新橡木木桶变得不流行的年代,St Henri的风格的确够当代,而对最真实果味的追寻则是现代的,激动人心应该是对陈年St Henri所使用的形容词。

St Henri最早是由Auldana Cellars在19世纪90年代酿造的。1943年奔富收购了陷入财政困境的Auldana Cellars。1947年奔富酿酒师John Davoren被调任到这个刚被收购的酒厂里担任经理。St Henri这个名字开始被John Davoren重新启用,用来命名他在尝试酿造,波尔多风格的干红葡萄酒。首批试验性酒问世于1953年。首批试验性的Grange则问世于1951年。得益于优雅、平易近人的风格,St Henri最早的成功大于Grange。但70年代的局面完全反过来了。橡木桶的风味被市场所接受,St Henri成了那个年代最不流行的葡萄酒。但有趣的是奔富酒厂并没有放弃John Davoren创造的St Henri,纵使不流行,也被坚持了下来。

今天,这是奔富整条产品线里性价比最高的葡萄酒(当然,我还喜欢Bin A的Adelaide Hills Chardonnay以及波特风格的Tawny)。但所有的干红里,St Henri是最值得拥有的了。木桶的使用进入了一个反思期,想必St Henri是会重新开始流行的。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喝到一个40年的垂直。这不仅仅是一瓶好喝的酒,这是冷眼目睹了葡萄酒“Trend”,默默地做自己的酒,这是平代表了最高质量,但却不想要卖出最贵价钱的酒。

2009年份的品酒辞

蓝莓、黑樱桃的果味,紫罗兰的花香,希拉特有的香料与胡椒风味组成了香气。果味浓郁、饱满,有着旧世界葡萄酒里常见的“鲜”味,可以联想到旧木桶、泥土、皮革、矿物等味道,余味很长,一些矿物感带来的苦味与咸味是点睛之处。如果你留意结构、欣赏到结构,St Henri的魅力又会多一分。单宁的质地像是Mac铝制的外壳,光滑的同时有细细的摩擦感。已经可以饮用了,但Neal Martin都说了,应该再等等。

PS:喝着最后的一杯,写完这篇的,品酒辞完全就是此时此刻这杯酒的表现。

清酒的分级与原因

中国葡萄酒SWOT